Hey,ciaoす

朕的ssr后宫团,就差个灯妃了-V-

入戏太深(Jewnicorn,RPS)

一个小脑洞~然而是BE,慎入。


Andrew视角

Andrew在发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太晚了,他发现自己的视线无法从Jesse的身边移开,更糟糕的是他开始像电影里的Edward一样开始不自觉地想要照顾饰演Mark的Jesse。他本来并没有发现这一点(从某方面来说这更糟糕,因为照顾他已经成为了Andrew的习惯),直到那天在片场的时候,Andrew习惯性地帮Jesse整理好衣服上的褶皱,为他递上一杯咖啡并嘱咐他按时吃饭后,Justin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并开了一个玩笑:“Hey, Andrew你可真像Jesse的妈妈,或者说是男朋友,Humm...不对,应该是像Edward。”

那时Andrew感觉自己突然觉醒了什么,却又没有,也许也只是不想了解,在被拆穿的恐慌中他随便地回了句:“这就是演员的职业素养。”

但他发现这个所谓的职业素养给他的生活带来了越来越多的烦恼。随着剧情的深入,也许是因为这部电影里Mark和Edward的感情本来就不平凡,也许是因为Jesse可爱的个人魅力,他变得开始不仅仅满足于照顾Jesse,他更想了解他,保护他,甚至在连续几个晚上梦到Jesse后,Andrew终于明白他爱上了Jesse。

这是不正常的,在又梦到了Jesse之后的早上,一遍洗内裤,Andrew一边想,他不敢想象Jesse如果知道自己的好朋友并不只是单纯地想当好朋友时会是什么表现,而且他也不会爱上自己,因为他是个直男,Oh,上帝,可我也是直男!

于是Andrew开始刻意地控制自己,控制自己的目光不要落在Jesse的身上,控制自己不要习惯性地为他整理衣服,控制自己想要向他搭话的冲动。刚好这段时间电影情节已经进行到了Edward和Mark决裂的时候,Andrew的一反常态才没那么不正常。

Andrew一直以为这情形可以不断地维持下去,直到电影拍摄完成。然而上帝没有听到他的祈求,也许他听到了,只不过是他内心最隐秘的部分。

那是在拍摄听证会上的一幕时,Andrew转过转椅,说着台词:“I was your only friend. You had one friend."他看向Jesse漂亮的眼睛,他看不懂里面的神情,因为Edward看不懂,所以他们才越走越远,而他现在是Edward。Andrew心里突然很难受,难受得想呕吐,从今天开始,Edward的人生彻底地与Mark分开了,他再也不用大半夜地去安慰失恋的Mark,不用守在电脑旁催着Mark去吃饭,不用担心Mark倒在电脑桌前而强制性地拉他去休息。因为,他们彼此的人生就没有对方的存在了。

这难受的感情来得如此快如此强烈以至于在导演喊了“Cut”之后Andrew还是没有回过神,他呆愣地坐在皮椅上,一片茫然。突然一杯咖啡放在了他身前的桌子上,Andrew从莫名的悲伤中回过神,看见Jesse站在他旁边,一脸担心:“Hey,你还好吗?”Andrew看向Jesse,这次他跳出来Edward的限制,他看清了那漂亮的眼睛中的神情,里面充满着担忧与关心。“是的,我很好”Andrew呢喃地说着。是的,他很好,他不是Edward,他的Jesse还在身边,他可以看懂Jesse眼中的神情,这种突然失而复得的感觉真的很好。

从此,Andrew不再限制自己的感情,他开始恢复以前的习惯,习惯性地为Jesse整理衣服,习惯性地揽住他的肩膀,习惯性地给他递咖啡。他认为这是上帝的旨意,在让他经历过一次失去后懂得珍惜,尽管他从未得到过,甚至因为之前的情感压抑和失而复得的欣喜,这些动作他做得更加频繁露骨。

那段日子,Andrew过得真的很开心,在各种访谈中他肆意地说着对Jesse的喜爱,当然,也满意地听着Jesse对自己的夸赞,他借着宣传电影的名号小心翼翼地透露出自己见不得光的感情,述说着可能永远也不会得到回应的爱语。

但是命运就是个反复玩弄人心的Bitch,它上一秒让你欢天喜地,下一秒就可以让你坠入地狱。也许是他们宣传地太过频繁,也许是Andrew的表现太过露骨,媒体们都开始宣称社交网络讲述的是一桩“离婚案”,并且有些恶名昭著的小报迫不及待地宣称两位主演Jesse Eisenberg和Andrew Garfield已经出柜。

Andrew的经纪人看到了这些势头,他找上了Andrew,"你是怎么回事!”说着他将一批报纸重重地摔在桌上。“发生了什么?”Andrew一脸茫然,但当他的看到报纸上的大字“Jesse Eisenberg和Andrew Garfield出柜”之后他立刻明白,自己掩盖了这么久的虚假的幸福终于要被拆穿了。“告诉我这只是小报的瞎掰。”经纪人逼问他。“不,起码一部分不是,我爱Jesse。”Andrew绝望地坦诚。经纪人沉默了一会,断定地说:“这只是你入戏太深的后遗症,之后你会知道这些感觉都是假的,你要知道出柜后的演员戏路会有很大的限制,更加不可能获得Oscar的奖项,你要思考清楚。。。”之后经纪人的劝慰他并没有听清,那时他内心只有一个想法:一切都结束了。

Andrew相信Jesse一定也得到了来着他自己的经纪人的警告,因为在社交网络的蜜月宣传期后,他们双方都刻意减少了联系,最后,因为一个在英国一个在美国,发展方向不同,再加上刻意的避免后,他们就真的断了来往。

刚开始,Andrew很不习惯,要让一腔沸腾的爱意瞬间冷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,他每天都在想Jesse,想他美丽的蓝眼睛,想他高挺的鼻子,想他薄薄的嘴唇,这些他都在梦里品尝过。他想偷偷联系Jesse,但是怕打扰他工作,更重要的是怕他了解自己的渴望之后会用厌恶的眼神看自己。于是为了避免自己在思念中疯掉,Andrew投入了紧张的工作中。久而久之,想念Jesse从一天十几次变为一周十几次再变为一年十几次,最后终于放下想念。

有时候,Andrew也会想自己对Jesse的感情是不是入戏太深的错觉。时隔6年,Andrew突然再次听到了Jesse的名字,他要来伦敦表演话剧The Spoils。犹豫了很久,Andrew还是想再去看看他过得怎么样了,或者验证一下自己的猜想,看一下自己有没有忘记他。他没有通知Jesse自己会去,哦,也通知不了了,6年的时间足够Jesse换一个号码,也许不止号码。

剧院人很多,他藏在观众群众中看着Jesse的表演。Jesse的演技一如既往的引人入胜,周围人哄笑连连,但Andrew却只注意到他的衣服上出现了一个褶皱,他很想去抚平它。